加拿大pc

公司新聞
您的位置: 主頁 > 公司新聞

《烈火英雄》里手動8千轉關閉閥門夸張嗎?真實救援中這個數字是8萬!

時間: 2019-08-07 瀏覽: 2474

8月1日,講述消(xiao)防(fang)員(yuan)故事的電影《烈火(huo)(huo)英雄》上映,《新聞聯播(bo)》曾(ceng)報道了(le)黃曉(xiao)明所飾角色的原型: 大(da)連(lian)新港“7·16”石油管(guan)線爆炸救(jiu)援中(zhong)的消(xiao)防(fang)戰(zhan)士桑(sang)武。為關閉(bi)油罐閥門(men),桑(sang)武進入火(huo)(huo)場中(zhong)心(xin),忍著灼燒的劇痛徒手(shou)將閥門(men)轉(zhuan)了(le)32000圈(quan)。這(zhe)是我國火(huo)(huo)災撲(pu)救(jiu)史上的奇跡(ji)!

不是8000轉,是80000轉!

《烈火英(ying)雄》改編自(zi)鮑爾吉(ji)·原野的長篇報告文學《最深的水是淚水》,故事的原型,是2010年7月16日(ri)發生的大連新港油罐區火災。

除了(le)滅火和守住其他罐體不被引燃,消防(fang)員(yuan)們還有一件(jian)更要緊的事,就是要關(guan)閉油(you)(you)(you)罐與油(you)(you)(you)罐之間的閥門,阻(zu)止(zhi)更多的原油(you)(you)(you)泄漏。但因為大(da)火斷電,平(ping)時3分鐘就能關(guan)閉的閥門此刻只能由消防(fang)員(yuan)手動去關(guan)。

電(dian)影里,江立偉和同伴前去手動關閥,負責(ze)人告訴(su)他,只要轉十幾分(fen)鐘就能關好,可他們轉了十幾分(fen)鐘還沒(mei)有反應。

神情緊張的(de)負責人這才說出實話(hua): 每轉動80圈螺絲才能前進1扣,而1個閥門有100扣,要關閉(bi)一個閥門總共需要8000轉。


油罐之間的閥(fa)門。?

手動轉8000轉,在遍布著危險的火場中是一項艱難的任務。但在真實的“7·16救援”中,這個數字是8萬轉!


帶隊(dui)的(de)消防員回憶,當(dang)時腳下是(shi)燃(ran)燒的(de)大火、頭上是(shi)濃(nong)濃(nong)的(de)黑煙(yan)。身上幾十(shi)斤的(de)呼吸機(ji)太重,他們(men)卸在了(le)一邊;為了(le)加(jia)快速度(du),他們(men)摘掉了(le)手套徒(tu)手在滾燙的(de)閥(fa)門上轉動(dong);手磨破皮沒有了(le)勁(jing),就找了(le)根棍(gun)子繼續轉。

可即(ji)便(bian)如此,他們耗費(fei)了3小時才關閉了一(yi)個閥門,原(yuan)油仍然不斷地向外(wai)噴灑。

防(fang)護墻被燒塌、金屬(shu)燈架被烤彎,消(xiao)防(fang)員們(men)(men)依然在現場挺著,用海水、泡沫、水泥(ni)跟大火(huo)作斗爭。火(huo)苗最近的(de)時候離他(ta)們(men)(men)只有一米(mi)左(zuo)右,衣服被大火(huo)烤得熾熱(re),消(xiao)防(fang)員們(men)(men)就輪番上陣,后(hou)面的(de)人(ren)用水槍給前面的(de)人(ren)噴水降溫(wen)。


“7·16火災”現場畫面。來源:加拿大pc

多地馳援、海陸空同時滅火……經過將近15個小時的撲救,油庫大火被基本撲滅,剩余的16個10萬立方米和3個5萬立方米的儲罐沒有造成任何損傷,沒有群眾的傷亡。

他們是消防員,也是父親和兒子

電影(ying)里(li),一個片段(duan)讓不少人淚目: 馬衛國帶領(ling)特(te)勤中隊死(si)死(si)守(shou)在化(hua)學罐區(qu)前,他拿出手機讓隊員們給家人錄幾(ji)句話。

這一(yi)幕并非虛構。在(zai)7·16火災(zai)現場,大連電視臺記者想拍下火場第(di)一(yi)線的真(zhen)實畫面,卻無意(yi)間看(kan)到一(yi)位消(xiao)防隊(dui)員正在(zai)流淚給(gei)家(jia)人打電話:

“你善(shan)待(dai)我媽,對孩子(zi)好(hao)一點兒。”

“你善(shan)待我(wo)媽,對孩子好一點兒。”


從150多(duo)公里(li)外趕(gan)來的增援隊,一(yi)看到眼前的火情,全車(che)人(ren)都(dou)不再(zai)吭(hang)聲了。

車(che)上一(yi)共9個(ge)人,有8個(ge)都是剛入(ru)伍半年(nian)、沒見過(guo)任何火場的(de)新兵(bing)。隊長讓車(che)上的(de)攝像員(yuan)把燈打開(kai),說: “咱們每人留下一(yi)句話(hua)。”

每(mei)(mei)個消防員都不是(shi)天(tian)生的英雄,每(mei)(mei)一(yi)次出警、即將面(mian)對什(shen)么困(kun)難他們都不知道,看著無法控制(zhi)的大火,他們也會感到害(hai)怕。


在一則(ze)采訪視頻里,有(you)人問到消防員們(men)最深的牽掛,所有(you)人都低下了(le)頭:

“我最怕孩子長得太(tai)快(kuai),我來不(bu)及陪他。”

“我(wo)最怕父(fu)母老了。”

“我最怕孩(hai)子長得太快,我來不及(ji)陪(pei)他。”

“我最怕父母老了(le)。”

在(zai)家里,他們也許是頂天立地(di)的父親(qin),也許還是剛離開父母不久(jiu)的孩子、新婚燕爾(er)的丈夫。



只是他們(men)選擇了這份職(zhi)業(ye),身(shen)上就會肩負起責任感和使命感,一有災(zai)難,他們(men)便會義無反(fan)顧地沖向最前(qian)線。

今(jin)年4月,四川省涼山州木里(li)縣突發森林火災,27名(ming)消(xiao)防指(zhi)戰員奔赴火場(chang),再也沒(mei)有回來。他們的平均年齡是(shi)23歲。

消防員蔣(jiang)飛飛最后一條朋友圈(quan)是(shi): “前三天連打(da)了兩(liang)場,回來衣服(fu)泡起(qi)還沒(mei)洗呢,又(you)通知(zhi)走了。”他去年(nian)剛結了婚,還沒(mei)來得及在老家(jia)辦(ban)酒。

年紀(ji)最小(xiao)的王佛(fo)軍,幾天前出(chu)任(ren)務時(shi)發了一張(zhang)圖(tu),背景是森(sen)林的山火,他說(shuo): “來,賭命。”

2015年8月12日,天(tian)津濱海(hai)新區發生危險品倉庫爆炸事故。當(dang)所有人在(zai)逃離火(huo)場的時候,有143輛消(xiao)防(fang)車(che),1000余名(ming)消(xiao)防(fang)官(guan)員,正在(zai)逆流而行。

一位消(xiao)防戰士在(zai)前線給朋友發(fa)微(wei)信: “我(wo)回不(bu)來(lai),我(wo)爸就是你爸,記得給我(wo)媽(ma)上墳……”

另一位犧牲消防員的筆記本里,他曾這樣寫下對身份的理解: “消防員就是為了人民的生命幸福生活能隨時出征的雄獅。”

而活(huo)著走出火場的(de)(de)人,還要面對更嚴重(zhong)的(de)(de)心理挑戰——PTSD(創傷后應激障礙)。

對他們(men)而言,接受同(tong)伴(ban)或者被援助者的離開要比想象中難(nan)得(de)多,有人會變得(de)沉默不語、有人頻繁(fan)流淚、災難(nan)如夢魘般反復折磨,讓他們(men)短(duan)時間很難(nan)回歸正常(chang)的生活。




他們是熱愛生活的普通人,他們更是守衛家園、守護生命的英雄,愿每一次逆行遠去,都能平安歸來。


加拿大pc